八戒又看为师名字

是戒戒不是姐姐~( ̄▽ ̄~)~
腐,偶尔发发少女心
一把年纪了
唉╯﹏╰

〔主你〕法爷的近战生涯

开始了哦?

1. 反抗的觉醒

  又是一天早晨,渡依然面无表情地走进了校门,“太好了,今天不是鸭志田那个混蛋执勤”这样想着,将自己的书包往座位上一放,拿出笔袋和笔记本,淡然地溜到高二的班级里去,美其名曰:交流学习
  “咳咳,桃泽同学,请不要无视学生会长进行这种逃课偷听的行为”一旁的新岛真明知赶不走,索性给自己班级添置了桌椅(从天台上搬的),这让前来偷听的渡受宠若惊:“学姐,你这是……?”
  “不要误会,既然赶不走你,那就拿出秀尽高二学生的待客之道,况且,以前那样偷偷摸摸地蹲在后面记笔记算什么样子,被巡视的老师看到了扣的还是我们班的分呢,倒不如……”渡第一次如此感谢上课铃声:天,要是真让学姐说下去,估计这一天下来她就能义正言辞地冲到马路上大喊“我是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班人”了,想想她那张帅脸就要被丟尽了,忍不住打了个寒战,老师进来了也不惊讶——显然学生会长的工作做的很到位,拿出书本,开始上课。
  一直到午休,渡就一直黏在她那张专座上,不是上课,就是让聪明的会长教她题目“……桃泽同学,作为学生会长,我也是很忙的,虽然你有钻研的精神是很值得称赞的,但是…”
  见新岛要开始“学生会长的入学演讲”,渡立刻:“非常抱歉占用了会长那么多时间,那么我就先失陪了”
  走出高二的教室,渡叹了一口气,“这不是桃泽同学吗?”我真不想看到你这张丑脸啊鸭志田老师!“之前的问题考虑得怎么样了?”鸭志田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,看得渡越发不爽了,好在她不是那种脸上写满心情的人,不然脸色可能比墨水还黑了
  这其实是鸭志田第二次问她这个问题了,讲真,上次回击鸭志田“忘了”还真是事实——那个zz讲过什么东西还需要记吗?跟不用说浪的飞起的暑假里,谁会去考虑一个自己根本不感兴趣——甚至非常厌恶的人的问题呢?不过走廊里这么多学生和教师,会长也在教室里,要是弄出大动静…
  唉,估计也只会有帮鸭志田说话的蠢货吧。渡在心中默默叹气,一言不发地盯着鸭志田。
  “嗯?那么我就当你默认了哦?”鸭志田油腻的声音就在头顶环绕,偏偏她还不能当场发作,鸭志田的眼神令她作呕“以你的身体素质,来排球社绝对能够大放光彩的,不过,再厉害的天才也是需要练习的啊,我可以提供特别指导哦?”学生,制服,办公室.avi……不对,主角是自己和那个鸭zz的话还是超恶心的……欸?他刚说什么!?
  “鸭志田老师,我已经有社团了啊!?”渡发出一声不小的疑问,走廊里的学生都朝他们看过来,即使这样,渡依旧是一脸质疑,丝毫没有减轻音量的意思“现在转社的话可不符合学校规定吧?老师?”
  “老师这也是为你好啊,你的天赋就应该得到培养不是吗”你装给谁看?“至于理事会那边,我相信老师们也会同意由我培养一名排球人才的,我亲自帮你去摆平现在的社团。”说罢,鸭志田就背身走远了,“鸭志田老师!!!!?”一直用眼神恨不得将鸭志田碎尸万段的渡看不到的是:鸭志田得胜的表情。
  “终于,终于,把你真正变成我的东西就只差一步了!!!”鸭志田一边前往渡现在的社团——轻音部活动室,一边按耐心中大喜,加快了脚步
  ——此时,天台——
  渡正一个人坐在天台上,俯首看着手中的书,身边是比平时低了不知多少的气压

   “吱呀”是天台门被打开的声音,“你在这里做什么呢,桃泽同学”啊,这熟悉的声音,仿佛下一秒就要说教我了,“《人间失格》……吗”来者顿了一顿“说实话,我不怎么看得懂太宰治先生的著作……不对,天台可是不允许学生上来的啊!”新岛双手叉腰,她也知道,普通的说教对眼前这位脸皮拿去当城墙都绰绰有余的是完全的weak了,不出所料,对面一声回应都没有。
  奇怪,换作平常的话,应该是一脸微(jian)笑地还嘴了,难道……
  “想要跳级的桃泽同学只因为换了社团这件事就闷闷不乐可不行呀”真走到渡身边,得到那人的同意后在她身边坐下了“这世间这么多事,我们不可能尽挑我们喜欢的去做啊,有时你不是那方面的料,也只能任由天赋这个不公平的东西来决定自身啊……”
  “那个……”来了!是要嘲讽我么……“本来心情就挺不好的,结果会长大人又来说教,我简直要被活活气笑了”渡还真的笑出了声“谢谢,会长大人,你这么一说我心里更不好受了”
  “那还真是不客气呢”
  “但是啊,我忽然觉得没那么坏呢”
  新岛真无缘由地,打了个寒战,是错觉吗,今年秋天来的真早啊。总有种不好的预感……
  “新岛学姐,可以教我道题目吗”
  预感灵验了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经会长这么一折腾,渡心里稍微好受了点儿:没有理事会的全员同意,鸭志田那个混蛋也不可能仅凭一人之力就违反学园规定的
  下午的暴风雨,却打了渡一个措手不及
  最后一声下课铃响起,午休时把书包一起拿上了天台的渡理好书包,哼着小曲儿走向社团活动室——出乎意料的,其他成员都在,她们似乎对渡的到来很是惊奇
  “小…小渡?你怎么来了?”先开口的,是社长,社长是一个典型的老好人,纵使其他社员都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渡,她也还是问候了一句,虽然笑容很勉强
  “嗯?作为轻音社社员的我不能来吗?还是说,不欢迎?”见其中有几个直率地转过了头,渡心里咯噔了一下
  鸭志田那个混蛋,真的把秀尽当成自己的囊中之物了???
  “。。。下午的时候说退社的也是你,现在又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轻音部的,你……”
  “有没有证据是我自己说的?”鸭志田编的一首好戏啊…唉……
  说这话时,渡是真的很想冲着社员大吼大叫:明明不是我的错,明明我很享受在这里的时光,就被鸭志田几句话全部推翻了?不至于,估计是有些人很早就看我不爽了,我到底被误解成什么样了啊……
  但是,社员们没有错啊,要吵起来的话也是自己理亏,而且……
  “暑假里的社团活动就来报道了一次,你当我们是什么,可有可无的娱乐品吗?你……”
  “好了好了大家都别吵了!”社长good job!
  “那个,小渡,如果你真的厌倦了轻音部的生活的话,我们不勉强你”似乎有几个社员对社长的决定很不满“但是我们还是希望你能自己来告诉我们你自己真实想法,虽然不是同社的了,但是我们还是…呃…朋友哦?”疑问语气真伤人啊
  渡机械地点点头,
  “那么,不好意思打扰了”
  清脆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里。
 

评论(2)

热度(15)